• 作者:張立權
  • 積分:17
  • 等級:學前班
  • 2019/8/8 21:43:06
  • 樓主(閱:2457/回:0)五問陜西灞橋法院朱法官:為什么增加我們訟累?

      我叫張立權,男,漢族,1957年7月18日出生,陜西省商洛市商州區楊斜鎮月亮灣村五組人。

      我現在以一個外行人的觀點,對陜西省西安市灞橋區人民法院朱建海法官判決的一起離婚糾紛案,談談自己的看法。

      這本來是一起很簡單的婚姻糾紛。當事人張小燕是我女兒,她與張某平于2004年11月4日登記結婚,2006年8月17日有了婚生女張某倩。婚后不久,二人就有了矛盾,張某平經常對張小燕實施家庭暴力,后又長期分居。張小燕遂自2010年起,多次向人民法院起訴離婚,均沒有成功。

      2018年5月17日,張小燕又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該院起訴離婚,被該院駁回;2019年5月10日,張小燕再一次以同樣的事實與理由向該院起訴離婚,這次離婚糾紛由該院朱建海法官獨任審判,于2019年6月27日又判決駁回張小燕的離婚訴求。

      我認為,只要法官公正司法,怎么判都涉及法律尊嚴和法院權威,普通人不能說長道短,何況這次不判離,六個月后張小燕再起訴就是。但是,我感覺本次判決種種蹊蹺,讓人不吐不快,如鯁在喉,遂整理了五問發出來,供眾人點評。

      一問:張小燕本次起訴離婚,不涉及子女撫養及財產分割,那么根據國務院制定的《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三章“訴訟費用交納標準”第十三條第(二)項“非財產案件按照下列標準交納:1、離婚案件每件交納50元至300元”之規定,考慮到本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該院只能收取張小燕訴訟費150元左右。

      但是,各位網友猜一猜,該院收了多少?900元!是《訴訟費用交納辦法》規定最高收費標準的3倍!

      收費如此之狠之毒,還是人民法院嗎?

      二問:張某平為什么與張小燕長期分居,因為其已經有了第三者。2018年9月5日晚,張某平與第三者被捉奸在床,驚動了西安市公安局灞橋分局席王派出所民警,該所兩次處警,均對張某平與第三者進行了批評教育。

      張某平與第三者同居的相關證據,張小燕向朱建海法官提供后,竟然在灞橋區法院判決里消失了,根本看不到灞橋區法院對這些證據證明力的意見,相反看到這樣的論述:“原告現有之證據不足以認定其夫妻感情徹底破裂,其離婚之請求應予駁回”。

      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如何認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若干具體意見》第八條“一方與他人通奸、非法同居,經教育仍無悔改表現,無過錯一方起訴離婚……確無和好可能的”之規定,是應該認定張小燕和張某平夫妻感情破裂的。

      朱建海法官,你認為張小燕和張某平夫妻感情沒有破裂,其依據在哪里?

      三問:前已述,張小燕與張某平長期分居,已逾三年,且本次起訴離婚與上次起訴離婚相隔一年,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如何認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七條“因感情不和分居已滿三年,確無和好可能的,或者經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后又分居滿一年,互不履行夫妻義務的”之規定,應該認定張小燕與張某平夫妻感情破裂。但是,灞橋區法院的朱建海法官卻認為“其夫妻關系是能夠得到改善的”。

      請問朱建海法官,你念的是哪門子經?

      四問:《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當庭宣判的,應當在十日內發送判決書;定期宣判的,宣判后立即發給判決書。”

      灞橋區法院的這份民事判決書,我女兒張小燕是在2019年8月5日才拿到的。朱建海法官將簡易程序審理的案子,三個月的審限,光判決書就壓了一個月零10天!

      這是什么工作作風?

      五問:為幫助灞橋區法院的民事審判實現“查明事實,分清是非,正確適用法律,及時審理民事案件,確認民事權利義務關系,制裁民事違法行為,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之職能,張小燕曾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二款“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四條“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包括:(一)證據由國家有關部門保存,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無權查閱調取的;(二)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或者個人隱私的;(三)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證據。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可以在舉證期限屆滿前書面申請人民法院調查收集”等規定,通過EMS于2019年6月18日向灞橋區法院的朱建海法官郵送了書面的調取證據申請書,經查,該申請已于2019年6月19日被該院收取,但對張小燕這份調取證據申請,朱建海法官在判決里竟然連提也不提,好像就不曾有過似的。

      請問朱建海法官,你這樣做對嗎?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指出:“法律的權威源自人民的內心擁護和真誠信仰。人民權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權威要靠人民維護。”

      非常希望灞橋區法院教育自己的法官多溫習黨中央的決定,再不要無端增加當事人的訟累了。

      最后,希望大家將我的帖子頂一頂,就此致謝了。
    下圖:張小燕報警回執



    下圖:張小燕調取證據申請


    下圖:張小燕投遞單據

    下圖:張小燕投遞流水

    下圖:西安市灞橋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樓主貼


    目前不允許游客回復,請 登錄 注冊 發表言論。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