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律師之窗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天地 > 律師之窗

二十八年是與非
來源:陜西法幫網 作者: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供稿

  前言: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陜西法幫網顧問許小平,用28年的時間為一起冤案堅持申訴,終得平反。本網獲授權全文發表記敘平反經過的《二十八年是與非》,以饗網友。

 

 二十八年前:許小平無罪辯護遭受批判

 二十八年后:許小平申訴中院宣告無罪

  ——記許小平律師風雨兼程為王華州案申訴的日日夜夜

微信圖片_20190612105058.jpg

  許小平律師執業38年,風雨兼程;萇弘化碧,為民湔雪;古稀之年甘當人梯幫助青年。省、市級勞動模范;西安市政府有特殊貢獻專家,省職改辦授予一級律師,陜西法幫網顧問。


  羅震東律師:法理知識厚實,認真審查案卷;理論分析與實踐結合的典范;勤于思考、膽大心細;敢講善辯,許小平律師的高級助理。優秀的刑事辯護青年律師。許小平律師事務所的后起之秀。


  22歲花樣年華遭霜打  20個春花秋月牢獄下

  時年30歲的王華州是西安機務段的實習司機,花樣年華捧著金飯碗是人人羨慕的工作。真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就在1990年5月5日,在勞動路電力電容廠單身宿舍發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女職工被奸殺。

  公安人員經過排查和摸底,懷疑王華州所為,將其收押審訊。

  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對王華州刑訊逼供,拳打腳踢,煙頭燙,冷水淋,電棍擊,毛巾塞嘴,逼他自供。強迫的錄音,都是公安連日來的問話,這些“臺詞”讓王華州背過,然后進行錄音。

  公安就憑這些所謂的口供對其實施拘留、逮捕,進而移送檢察院。區檢察院也是走過場后移送西安市檢察院。西安市檢察院也是照本宣科移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時。律師提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王華州不構成犯罪,要求宣判王華州無罪,一審判決王華州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一審宣判后王華州不服,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在一審判決對王華州極為不利的情況下,許小平律師擔任了王華州的二審辯護人,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時,許小平律師在辯護發言時義正言辭的指出該案的問題是:

  1、刑事訴訟的證明責任是司法機關,而不是被告人;

  2、懷疑被告人涉嫌的疑點,不能直接作為定案的證據;

  3、被告人在案發時沒有進入現場;

  4、被告人口供的獲取不符合法定程序;

  5、本案證據與案件事實之間的矛盾,未得到合理的排除;

  6、公安部(91)525號鑒定書意見為:現場提取的綠色的確良枕套和白色毛巾上無精斑反應。藍色褲子和黑色皮鞋上均未檢見血的反應。鑒定王華州衣服上沒有血跡;鑒定玻璃杯的指紋不是王華州的;

  7、市公安局刑事技術(90)227號鑒定書結論:死者內褲、紅花枕巾、綠枕套、白底紅道、綠道毛巾三條、粉紅手帕及紅格手帕各一、衛生紙上未檢出人精斑。死者陰道擦拭棉球上檢出H型物質,未檢出人精斑。現場床上提取連根毛發均為O型人毛血發。王華州上衣、藍褲、黑色板鞋未檢見人血。鑒定結論顯示,死者沒有被性侵,檢察機關指控王華州強奸沒有任何事實依據。

  最后許小平律師要求省高院宣告王華州無罪,并強烈要求立即釋放。白紙上寫黑字,千年文字會說話,請合議庭看一看1994年10月6日(1994)刑021號的辯護詞和庭審記錄!遺憾的是省高級法院沒有采納許小平律師的意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大墻內的日日夜夜

  自1994年11月7日宣判后,王華州被送往陜西富平監獄服刑。高墻內的牢獄生涯,度日如年,一坐就是20年零22天。他在監獄度過了7322天,聽下來真可怕,一個人有幾個20年呀!刑滿釋放直到2018年12月17日開庭共計八年時間共3104天。

  歌詞中“世上只有媽媽好”,在這個案中真正體現出來了。看看兒子一天天消瘦的面頰,每次探監看看他沉默寡言的樣子,媽媽總是把眼淚往肚里咽,不敢讓他看見。別的家長為親屬送錢送物,而他的老媽為了讓他心靜下來,面對這樣漫長的牢獄生活,沒有送他吃的用的,而是專門送他一本《圣經》,讓他有空就讀,心平氣和靜靜地面對一切,告訴他,出頭之日總有一天會降臨在他的身上。

  度日如年,以淚洗面

  漫長難過、度日如年的大牢生活,一坐就是20年零22天。終于在2010年6月5日,他出獄了。在監獄大門外妹妹來接他,他分不清東南西北,在妹妹的指引下,他到長途汽車站乘車回到西安。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趕快回家,拜見老爸老媽,感恩謝謝他們20年來不辭勞苦的探望兒子,沒有拋棄兒子。

  一進門,王華州撲通一下跪在二老面前,淚流滿面叫了一聲:“爸、媽,我回來了”。老兩口淚如雨下,哽咽著無聲的將兒子扶起……

  王華州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找當年的律師許小平,20年一切都在變遷,他沒有找到。后來通過別人幫忙,在網上搜索到許小平律師的地址。他順著網上的地址在北大街西華門凱愛大廈找到了許小平律師事務所,他一進門就喊了聲“許律師”,淚流滿面說不出話來。后來斷斷續續的說“20年前你是我的辯護律師……我出獄了……,我請求您幫我申訴,我冤枉啊……”

  無奈之舉,求神拜佛、祈求福祉

  2014年4月,高新區東辛莊景新基督教堂、東關雞市拐的八仙庵呂祖廟靜坐祈禱

  2017年6月23日早上9:00成都大教堂靜坐祈禱

  2018年11月18日,又一次在東辛莊景新教堂祈禱

  目的只有一個,希望他的冤情早一天能夠大白天下、為其湔雪,祈求福祉。

  申訴路程更艱辛,一波三折路漫漫

  因為終審是省高院,只能先向省高院趙郭海院長提出申訴。在2010年12月6日,省高院做出了(2010)陜刑監字第79號駁回申訴通知書,不予立案再審。面對這樣的司法文書,許小平并沒有灰心喪氣,而是開始展開全面的攻勢,向全國政法委孟建柱、最高法院副院長張軍、省委政法委、省高院院長趙郭海再次提出申訴、還多次向安軍院長多次去信請求指令對王華州案立案再審。

  省高院安軍院長指示信訪辦通知許小平律師,省高院已作(2010)陜刑監字第79號駁回申訴通知書,故不再立案審理,可以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訴立案、請求再審。

  堅持進京申訴,立案難,難于上青天

  后來,王華州年年進京,年年申訴,都是無功而返,羅震東律師多次陪他進京得到的是“已經立案,準備調卷”的答復,并限制王華州進京,只能在西安中院視頻接訪。

  2016年12月2日,寒風凜冽,已73歲高齡的許小平律師在北京國家法官學院學習四天,他請假一個上午去最高院。北方的寒冬臘月格外的寒冷,泛著透心的涼。黑黢黢的天邊剛露出一絲絲微弱的陽光,他就立即起床,早飯也沒有吃,硬是在天寒地凍的北京國家法官學院大門口等了半個多小時,才搭上一輛網約車,只想早點趕到最高法院。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抽到了“L1號”票,第一個到大堂接待室,經過了一番曲折,終于在二樓16號接待室見到了接待法官。許小平說明來意,得到的還是“已經立案,正在調卷”的回復,讓耐心等待。不管是真是假,總是聽到了安慰的聲音。

  2017年2月23日,羅震東律師再次帶王華州第三次進京到最高法院接待室,詢問案件進展情況。最后竟然得到一條令人心寒的內幕消息“沒有給你們立案,也沒有調卷”。好心的女法官勸道,巡回法庭已經掛牌辦公,快點回西安在六庭立案。

  回想起來六年了,最高法院竟欺騙了我們六年,算是白等了,耗費了六年的時間。但為了王華州的案件盡快立案,只能忍氣吞聲。2017年3月15日,許小平律師又冒著春雨帶著助手羅震東律師和王華州到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立案大廳,最終順利立案。

  意外的消息,令人振奮

  2017年5月25日意外接到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王法官電話,要求許小平律師5月26日下午2點到六庭報到,有事通知。許小平按時到法庭見到了最高院第六巡回法庭的王法官。

  據王法官告知,他們已去市中院調卷,沒有下落,后又到省高院調卷,省高院告知王法官,王華州案卷正在省高院立案審查,不久就有結果。所以今天請律師來六庭辦理撤訴手續,等省高院出結果后,如果滿意,就不要來了,如果對結果不滿意,仍然還可以再來第六巡回法庭立案申訴。

  許小平律師當時對撤訴顧慮重重,為此案努力了六年,怎么又要撤訴?王法官看出來了,并一再強調,一個案件不能跨兩個法院,以后還可以再來立案。許小平律師答應了六庭的要求,并表示回去和王華州商議后第二天決定撤訴問題。

  撤訴的要求是意外的,卻知道了省高院開始了對王華州案的審查,這個消息是振奮人心的。為此,王法官特意把省高院王庭長的電話號碼給了許小平律師。

  2017年5月27日上午9點,王華州按時到許小平律師辦公室,聽了第六巡回法庭的要求,他也顧慮重重。為此案努力了六年,怎么又要撤訴呢?許律師向他說明情況后,他欣然同意撤訴。許律師立即起草撤訴申請交付打印,讓王華州簽名捺指印,并反復告訴他一定要在當天下午2點趕到第六巡回法庭。下午2點,向來辦事認真負責的許小平律師又落實了一次,王法官高興的說:“材料送到了”。

  下班前的幾分鐘交談,大快人心

  2017年5月27日下午,許小平給省高院刑一庭王庭長打電話,沒有人接,怕出意外,又多次撥打這個電話,還是沒有人接,想不會下班吧,省高院的工作紀律相當嚴格的。

  就在離開辦公的前幾分鐘,電話鈴響了,一問才知道是省高院的王庭長回撥的電話。許小平律師十分高興的把六庭的安排給王庭長說了一遍,王庭長說:“我們已經開始了閱卷審查,六庭堅持先由我們進行審查,你向王華州作工作,讓他不要著急,很快就會有結果,因為要開會研究,聽聽其他法官的意見,估計六月份會有結果的”。聽到王庭長這一番話,許小平律師心里比往常高興的多,真是激動將有結果,真是感動法官給傳遞了這條振奮人心的信息。

  七年盼雨露,王華州第一次被法官約見

  2017年7月3日上午9時,法官在20年后第一次詢問王華州的案情,包括王華州當日的活動路線、在案發時的行蹤、口供提取過程等。王華州皆一一如實做了回答

  當日,陜西高院刑一庭王庭長約見羅震東律師并和他談話后,允許他調閱王華州卷宗,羅律師翻開卷宗,看到了20年前觸目驚心的情景。一宗疑案,迷霧重重。

  一、訪問筆錄中有人提到案發時在樓道遇到一位陌生人,是穿西裝皮鞋的年輕小伙,是案件嫌疑人還是巧合?

  二、死者宿舍桌上有兩杯倒滿的水,開水瓶倒完水后尚未蓋上,玻璃杯上的指紋到底是誰所留?

  三、死者身旁留下一片茶色眼鏡片、一個工作證和一串鑰匙,是何人所有?從案卷中可看到,本案有他人作案的重大嫌疑。如果王華州一直蒙冤,就是在放縱真兇,任其逍遙法外!

  四、王華州供述,當時撿起地上半塊磚擊打死者頭部,但現場勘驗顯示,一塊磚斷成兩截,且上面皆有血跡,應該是整塊磚在擊打的過程中斷成兩截。二者豈不矛盾?

  五、王華州供述,用磚砸了死者頭部后腳絆到地上電爐線,為了滅口,隨即就用電爐線繞在死者脖子上。案發時間為1990年5月5日,此時已為夏天,天氣炎熱,根本不會有人在此時在房子中間放電爐使用。豈不嚴重違反生活常識?

  六、王華州供述,將電爐線在死者脖子上系成死結后,對死者實行了強奸行為,并且有射精行為。但是,市公安局刑事技術鑒定報告顯示,死者陰道擦拭棉球上檢出H型物質,未檢出人精斑。豈不荒唐?

  七、王華州供述,強奸死者后,抓起一件棉織品,在死者陰部擦了一把后扔到床下。但是,鑒定結論顯示,沒有任何物品上有人的精斑反應。到底誰假誰真?

  八、王華州供述,殺人后回家換下衣服,第二天又接著穿上,當時襯衣上有明顯的血跡,但沒有發現。既然都沒有發現襯衣上有血跡,為什么殺人后要換衣服?換了衣服后第二天又換回去接著穿,而且是接著穿上有血跡的襯衣,邏輯上講的通嗎?

  九、西安市公安局(90)公刑技法物第227號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結果第四項為:送檢王華州白底蘭道上衣、蘭褲、黑色板鞋上未檢見人血。

  十、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91)公刑鑒字第525號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檢驗意見為:現場提取的綠色滌確涼枕套和白色毛巾手帕上無精斑反應;嫌疑人王華州的蘭色褲子和黑色皮鞋上均未檢見有血的反應。

  鑒定部門的鑒定意見白紙上的黑字一清二楚,也都明確記載王華州上衣、下褲、鞋面上沒有血跡,充分說明王華州根本就沒有到過案發現場。一個連案發現場都沒有進過的人何以成為殺人兇手呢?省、市法院對這兩份鑒定結論都沒有看見過嗎?

  律師向法官去信說“后事”,萬水千山總關情

  許小平律師給王庭長的信中說:“此案明顯是一件冤案,雖然申訴曾被陜西高院駁回,但是我還是懇請貴院秉著疑罪從無的原則和無罪推定的精神對此案進行調卷復查,請貴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43條規定對本案提起再審,萇弘化碧,為王華州湔雪。如果我走了,我將委托我的助手優秀青年刑辯律師羅震東繼續關注此案,直到有了結果,我才能閉目長眠于西天。衷心感謝王庭長。”

  王華州案從1990年至今27年了,許小平律師跟著案子走過了27年,青絲變成白發,歲月滄桑全在臉上。現在他已是花甲之人,希望有生之年見到結果。王法官告訴許小平律師說,2017年6月份可以出結果,六月又沒有下文,七月八月一月一月的熬過,直到2018年5月,真是度日如年呀!

  經過辯護律師向主辦法官遞交書面的申訴意見書陳述意見并14次與法官電話溝通后,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采納了律師意見,于2017年10月24日做出了(2017)陜刑申1號再審決定書:“認為本案認定王華州故意殺人犯罪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決定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

  接下來的時間里,許律師又進入再審程序的繁忙工作和焦急等待中……

  許律師病中持續關注 案件再度推進

  2017年底,由于長年的勞累,74歲的許小平律師生病到廣州住院治療。

  治療期間,許律師時刻不忘關注案情,曾2次與陜西省高院主辦王華州案的王庭長電話聯系,詢問案件進展,并時刻交代助理律師羅震東不斷的注意案情進展,完善再審階段律師的辯護工作。2018年4月17日,許小平律師再次住院接受手術治療,住院期間還不斷催促羅律師和高院聯系。

  在與主辦法官電話溝通7次、當面談話3次后,2018年5月5日,主辦法官通知辯護律師,本案將按照二審程序審理,不再開庭,辯護律師可提交書面的辯護意見。許律師當即拿出早已準備妥當的辯護意見,再度仔細核查校對,在下班前最終確定了辯護意見,并簽名蓋章,安排第二天上午務必按時遞交陜西省高院。

  2018年5月6日上午9點,羅律師如約來到陜西高院訴訟服務大廳一樓。聯系上法官,遞交了辯護意見。

  在得知辯護意見已經呈送法官后,許律師終于松了一口氣說,咱們耐心等待吧,一定做好再審的辯護工作。

  2018年6月21日,省高院通知領法律文書,等拿回一看,猶如一盆冷水潑在許律師的頭上。原來想看到省高院的無罪判決,萬萬沒想到竟是一紙發回西安中原重審的裁定。自2018年5月份以來,有六個省的高院,對再審案件直接開庭審理即時宣判無罪,兄弟省級高院是乘著法治的高鐵一路高速前行。我們陜西高院還是乘坐綠皮火車慢騰騰吃力的駛向前方。

  從庚午馬年……,最后到戊戌狗年,媽媽盼了28年,兒子等了28年,律師求了28年,這一天終于來到。雖然是遲到的正義,終于還是來到了人間,上帝的陽光照亮了他們全家。本想是一份判決,萬萬沒有想到是一紙裁定。許小平律師意識到又是一個無法預見的審限,他又兩次和市中院刑一庭的常鵬法官聯系,得到的只能是耐心等待,各方都在緊張的準備中,開庭前一定通知你們律師。

  接下來是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兩次通知開庭時間,兩次被撤銷,不知何故。終于常鵬法官通知許小平2018年12月17日在市中級法院4號法庭開庭審理王華州申訴案。并要求通知王華州出庭。經過兩個小時的審理,由于案情重大,要上報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后,擇日宣判。

  塵埃落定 宣告無罪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2019年3月22日,西安中院常鵬法官電話通知許小平律師領判決。

  領到判決后,許小平律師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當看到無罪判決時,懸了二十八年的心終于放下來了。

  面對著他二十八年前就判定并期待的結果,他內心毫無波瀾, 沒有一絲絲撥開烏云見日月的欣喜,反而對這遲遲盼來的正義充滿焦慮。看著判決文書,他僅僅是長舒了一口氣,淡淡到說到:“今天終于塵埃落定,我為王華州煎雪了,希望能夠告慰他已故父親的在天之靈。”

  一樁懸了二十八年的冤案在許小平律師不忘初心、不屈不撓的反復申訴下真相大白,得以昭雪,二十八年的是與非也終于蓋棺定論,讓正義的陽光灑進了百姓的心田。

  案件有結束的時候,但是,追求法律公平正義的道路永無止境,需要我們既有攀登頂峰的決心,又要有披荊斬棘,不計得失的勇氣,真可謂路漫漫其修遠兮……。

  許小平律師契而不舍、為民請命的精神仍將在律師隊伍中發揚光大,鼓舞著每一個心存百姓的法律人。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