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案例精選當前位置:首頁 > 法治在線 > 案例精選

同居期間財產混同,無法區分份額的以共同財產分割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作者:

  鄭某善稱,裴某國起訴要求確認案涉房屋及存款為共同財產并予以分割,應由其承擔舉證責任,否則應自行承擔不利后果。鄭某善自2007年開始取得韓國國籍,一直居住在韓國,客觀上不可能提供母親的收入來源,如果裴某國與鄭某某同居期間共同經營產生財產和收入,應提供相關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未辦結婚登記而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十條規定有兩個適用前提,一是雙方存在同居關系,二是同居期間雙方共同所得財產。本案未查清和區分財產是否為同居期間形成的而直接推定鄭某某名下財產與裴某國財產混同,屬適用法律錯誤。

  本案為同居關系析產糾紛,本案審查的重點是:原審判決認定裴某國和鄭某某之間為同居關系,將案涉房產及存款認定為二人同居期間的共同財產,是否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是否錯誤。

  根據原審查明的事實,裴某國與鄭某某于××××年之前開始共同生活,育有兩子一女,本案沒有證據證明裴某國與鄭某某辦理過結婚登記,原審認定二人為同居關系并無不當。另據原審查明的事實,裴某國與鄭某某在同居期間共同承包經營客運大客車及貨運運輸,并經營一家孤兒院,鄭某某于2014年9月4日死亡。鄭某某名下有2009年10月28日購買的房屋一套,市場評估價值為166154元;另有70萬元整存整取的一年期限定期存款,系于2014年3月11日在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和龍市支行辦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未辦理結婚登記而夫妻名義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條規定:“解除非法同居關系時,同居生活期間雙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購置的財產,按一般共有財產處理。”案涉房屋系在裴某國與鄭某某同居生活期間所購置,原審將該房屋作為二人共同財產予以分割,符合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鄭某某名下存款亦形成于二人共同生活期間,原審鑒于鄭某善未能舉證證明鄭某某經營孤兒院的收入或存在其他收入,并考慮到二人長期同居生活的事實,認定同居期間財產已經混同,在無法區分份額的情況下作為共同共有財產予以分割亦無不當。

  法律評析

  一般而言,在同居生活中,雙方各自生產經營所得應該歸各自所有,如果為共同生產經營所得或者同居雙方約定為共同財產的應該為共同財產。《物權法》第99條規定“共有人約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以維持共有關系的,應當按照約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請求分割;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隨時請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礎喪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時可以請求分割。因分割對其他共有人造成損害的,應當給予賠償。”因此,在同居期間,二人共同使用或者支配財產時,不需要分割,一旦二人的同居關系解除,就出現了分割財產的必要性。《物權法》第104條規定“按份共有人對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享有的份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出資額確定;不能確定出資額的,視為等額享有。”對于按份共有,可以根據出資額或者雙方約定確定占有共同財產的份額,如果沒有約定或者無法區分份額的則平分。對于共同共有,則一般平均分割。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