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文學作品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天地 > 文學作品

長篇連載歷史軍事題材小說《西漢開國》之九十二
來源:陜西法幫網 作者:劉杰、湯迪軍

    編者的話

  律師朋友劉杰與湯迪軍一起,創作了長篇歷史小說《西漢開國》,已由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總社出版發行。可喜可賀可贊!

  該書重點記敘了大秦帝國滅亡后,群雄并起、西漢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風血雨、又充滿智慧的輝煌歷史。作者從這一時期到漢武帝劉徹即位70余年間眾多的歷史素材中,挑選精彩的篇章編著在一起,且特別記載了該時期流傳的成語、名句、諺語和歷史遺跡,值得一看。

  本網征得劉杰和湯迪軍先生同意,自即日起連載《西漢開國》,希望對眾網友有所裨益。

  該書16開,26印張,40萬字,定價58元。欲購買者可與劉杰本人聯系,電話18966727148。

10.jpg

  二十 虛張聲勢,李廣智唱空城計

  漢景帝七年(前150),劉啟立膠東王劉徹為太子,不久又立劉徹的母親王姬為皇后。女兒成了皇后,臧兒滿心歡喜,又將小女兒也送到后宮,成為皇帝的嬪妃。臧兒這樣做,是為了替爺爺臧荼復仇,還是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或是為了挾勢弄權,這無法說清。但擺在眼前的現實是,女兒當上了皇后之后,她的的確確在干預朝政,扶植外戚勢力。王皇后不但長得美貌,也像母親一樣,頗有心計,能將自己的兒子從皇帝眾多的皇子中推至太子的寶座,就表明這個女人不尋常。

  這一年,劉啟任命太尉周亞夫為丞相,太仆劉舍為御史大夫,洛南郡太守郅都為中尉。

  郅都為官公正廉潔,做人勇于擔當。他在擔任太守時從不接受別人贈送的禮品,不理會別人的說情。等他做了中尉,繼續堅持嚴酷的作風,嚴格按照法律進行賞罰,從不避諱皇親國戚。所以,列侯和宗室皇族見到郅都都不敢正眼看他,躲著他走,還背地里給他起了個綽號,叫“蒼鷹”。以前郅都在宮中擔任中郎將時,就以敢直言進諫出名。一次,他跟隨景帝到上林苑去打獵,劉啟的一位愛妃賈姬在上廁所時,一頭野豬也隨之闖了進去。劉啟見了,忙命他去救護賈姬,誰知他站在劉啟身旁動也不動。劉啟急了,準備親自去救愛姬。郅都攔住劉啟,跪伏在他面前說:“陛下失去一個姬妾,又會有另一個姬妾進宮,天下不缺少賈姬這樣的女人。陛下貿然前去救護,一旦發生危險,怎么對得住宗廟和太后!”劉啟一聽,沒有再動,這時野豬也從廁所里出來了,一場虛驚!這件事劉啟回去給母親說了,竇太后贊揚郅都做得對,并賞賜他一百斤黃金。劉啟對他的忠誠也很欣賞,找時機提拔他擔任中尉,護衛長安宮城的安全。

  劉啟執政七年以來,盡管經歷了七國之亂,還好有驚無險,僅三個多月時間,亂象就得到平復。如今天下太平,政局穩定,各諸侯國吸取了七國的教訓,基本上都不敢再有對抗朝廷的舉動,唯一張狂的梁國也因謀殺朝廷大臣的事情變得溫順起來。劉啟可以抽出更多時間來考慮他的身后事了,雖然他還不到四十歲,但似乎也能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一天天走向終結,他必須在自己還有精力的時候為太子順利繼位創造好條件。

  漢景帝九年(前148),有人上書朝廷,臨江王劉榮自己修建宮殿時,侵占了文皇帝廟宇的圍墻。劉榮是當年被父親劉啟廢掉太子后去臨江國的,他的母親栗夫人因兒子的太子之位被廢,氣得一病不起,不久就死去了。劉榮還算可以,本分地在臨江國任職,認真地處理諸侯國的事情。他不曾想到,朝廷有一雙眼睛始終盯著他,查找他的不是。

  劉榮到了長安,還沒有機會向父皇說明原委,就被郅都押到中尉府去審訊了。被人稱為“蒼鷹”的郅都審訊起罪犯來絕不會手軟,雖然劉榮身為諸侯王,但在郅都的眼里,他只是一名罪犯。劉榮吃盡了皮肉之苦后被關押起來,不許任何人與他接觸。劉榮萬念俱灰,他請求郅都給他紙張筆墨,好向父皇說明情況,郅都卻不予理睬。后來劉榮當年的老師竇嬰聽到消息,派人偷偷給劉榮送去紙張筆墨。十幾歲的劉榮經不起這人世間的冷酷,他邊哭邊寫,等到寫完淚也干了,他把寫好的書信整齊地疊好以后自殺了。

  劉榮從被押到長安直到在獄中自殺,劉啟一直沒有出面。在他的心里,也許隱藏著一個誰也不能告訴的秘密,即盡管劉榮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以后可能是對現在的太子劉徹構成最大威脅的人。

  竇太后聽說劉榮自殺的消息,萬分悲傷。她無法指責自己的兒子劉啟,把怨氣一股腦地發泄在中尉郅都的身上。她要求劉啟立即查辦郅都,以他用嚴刑峻法審訊劉榮為罪狀,罷他的官、免他的職和治他的罪,老太太無法忍受自己的長孫在眼皮子底下被審訊自盡的悲慘結局。劉啟頂不住母親的哭鬧,只好免去郅都的中尉一職。然而下來卻又委任他為雁門太守,讓他不要回家,直接赴任,而且允許他可以依據雁門的實際情況隨機處理事務。

  郅都清楚皇帝在保護他,愉快地到雁門赴任。他到了雁門,竟然嚇走了那里邊境匈奴一方的軍隊。他們早就耳聞郅都的人品和做事風格,把軍隊帶到遠離雁門的地方去了。匈奴人惹不起郅都,又對他恨之入骨,就派人做了一個他的木偶,命令將士們把它當靶子射擊。可神奇的是,匈奴人見了郅都雙手發抖,竟然沒有人能夠射中。

  田叔也是漢景帝劉啟非常在意的一個人,自他從梁國調查完梁王劉武的案子返回長安匯報后,劉啟便任命田叔為魯國的丞相。田叔一如既往,以自己的賢能輔佐著君王。他剛上任,就有人到丞相府告狀,說魯王強行侵奪了他們一百余人的財物。田叔接到了舉報,命手下將他們中的二十人帶到丞相府,當著魯王的面,對這二十個人每人打五十大板,接下來再打手心二十下。打完之后,田叔對他們訓斥道:“魯王是你們的主人,你們膽敢到官府告主人的狀,該不該打?”坐在一旁的魯王聽了臉一陣發熱,他十分后悔自己的做法。下來后,魯王對田叔說,“從府庫中支取一部分錢財,把那些人的損失補還給他們吧。”田叔非常誠懇地對魯王說:“大王自己奪走的財物,卻從府庫中償還給他們,這明擺著是大王做了壞事,卻讓我一個做丞相的人去做好事,這樣的事我是不會做的。”魯王聽了很感動,知道丞相在維護自己的聲譽,就從家中拿出錢財如數歸還給了他們。過了幾年,田叔在任上去世,魯王和百姓都贊頌他的賢能,舉辦隆重葬禮來祭奠他。

  漢景帝十年(前147)春,匈奴國中唯徐盧等五個首領率部向漢王朝投降,這可是一件非同尋常的事。漢匈兩國從來都是兵戎相見,即使漢王朝對匈奴采取了和親政策后,匈奴人也不間斷地在邊境騷擾,搶奪邊民的財產和牲畜。如今竟有匈奴部落首領率部投降的事情發生,劉啟自然非常高興。他親自出面接見降將,并決定封唯徐盧等人為列侯。劉啟這么做,無非是鼓勵更多的匈奴首領投到漢王朝來。相比之下,獎勵投城匈奴部落首領比起和親來,代價要小得多,效果則更明顯。

  但是劉啟的這種做法遭到了丞相周亞夫的反對,他直言上書:“陛下封賞率部前來投降的匈奴將領,是在鼓勵背叛國家,影響很壞,望陛下三思。”

  周亞夫的話,劉啟不愛聽,獎勵匈奴降將本身就是一種策略,能起到分化、瓦解和削弱匈奴人的作用,何樂而不為呢?你周亞夫只會打仗,只知道刀對刀、槍對槍地干,無法弄清這其中的奧妙,劉啟對周亞夫的建議未予采納。

  這一段時間,周亞夫也意識到皇上在處理一些大事上開始聽不進他的意見了,主動向劉啟提出辭職的請求。劉啟沒有挽留,按照周亞夫的請求,免去了他的丞相職務。

  接替周亞夫丞相位置的是御史大夫劉舍。

  漢景帝十三年(前144),沉寂了數年的北部邊境戰火重又燃起,匈奴人并沒有因為和親和部落首領投漢而放棄對大漢王朝的侵擾。匈奴幾十萬大軍從雁門、武泉和上郡進攻漢王朝的北部邊境。但此時的漢朝邊軍已經十分強大了,雁門有太守郅都率軍守衛,上郡有太守李廣率軍守衛。盡管匈奴人數次進攻,雙方均損失很大,匈奴人都無法攻入。

  漢景帝劉啟得悉上郡太守指揮有方,便指派一名近臣到上郡跟隨李廣學習軍事,抗擊匈奴。有一天,這位宦官帶著幾十名騎兵在草原上策馬奔馳,途中遇到三個匈奴兵,就率部沖上去與他們交戰。結果三個匈奴兵回身放箭,幾乎箭無虛發。宦官帶的幾十名騎兵全被射死,連宦官本人也受傷逃回軍營。李廣聽說后,立即帶一百余名騎兵前去追趕那三個匈奴兵。當看到那三個徒步行走的匈奴兵后,李廣指揮他的騎兵左右散開,兩翼包抄,他親自拍馬前去射殺那三個人。李廣本人箭術極好,而且發弓有力,一會兒工夫就射殺兩人,活捉一人。經審訊,這三名匈奴兵全是射雕手。李廣他們正準備押著俘虜返回軍營,只見遠處幾千名匈奴騎兵朝他們奔來。

  雙方搞清了對方的身份后都很吃驚,李廣手下的百余騎兵見狀大為緊張,想策馬飛奔逃走。匈奴人見到李廣也感不妙,恐遭埋伏,急忙兩邊散開擺好陣勢。

  李廣對驚慌的部下說:“我們現在離大軍幾十里,如果逃跑,匈奴人一定會追趕射殺,我們全都會被殺死。我們只有不走,讓匈奴人感覺到我們的大軍離這里不遠,我們是來誘敵的,他們就不敢攻擊我們了。”

  說完,李廣命令部下向匈奴大軍迎面走去,到了距離匈奴陣地不遠的地方才停下來。這時李廣又命令:“全體下馬解鞍。”

  有部下問:“匈奴人離我們這么近,一旦發起攻擊,我們怎么辦?”

  李廣平靜地說:“我們解下馬鞍,原地休息,更能使他們相信我們是誘敵之兵了。”

  果然,匈奴兵都在張望,不敢攻擊,雙方一直就這樣僵持著,直到晚上。匈奴人擔心遭到伏兵攻擊,趁著夜幕悄悄地撤退了。

  第二天早晨,李廣才回到自己的軍營中。李廣在危急時刻,沉著應對、機智勇敢的作風一時成為上郡一帶的佳話,人們贊揚他、欽佩他。消息傳到長安,劉啟也很高興,朝廷文武大臣們都認為李廣能成為一位名將。的確,李廣在實踐中研究掌握軍事謀略,不斷地磨煉自己,在日后的多次歷練中,真正成長為一位抗擊匈奴的漢朝名將。

  枚乘是淮陰人,當年曾同鄒陽、莊忌游于吳國。在吳國期間,他們發現吳王劉濞怨恨朝廷產生叛逆之心時,曾上書勸諫,但劉濞沒有采納,反倒是加緊備戰,聯絡同盟。無奈,枚乘、鄒陽和莊忌只好離開吳國去梁國謀求發展。

  終于,劉濞與其他六國結盟,以誅殺晁錯為名對朝廷發難。七國之亂平息后,劉啟聽說枚乘曾經上書勸諫劉濞不要與朝廷作對,認為枚乘是一位賢能之人,便將他召至朝廷任職,任命他為弘農都尉。但是枚乘做慣了諸侯大國的上賓,喜歡與文友們探討辭賦文章,而不習慣與郡吏們打交道,所以在任職期間并不開心,不久便以自身有病為由辭官離去。他離開長安后又回到梁國,與眾多門客整日飲酒賦辭,不勝快活。至今,枚乘所著的《上書諫吳王》《七發》等作品仍廣為流傳。

  這年十月,梁王劉武到長安朝見時上書劉啟,以身體不適為理由想長期留居京城,劉啟不同意。劉武返回梁國后,終日悶悶不樂,臥床不起,到第二年四月,劉武因病不治去世。竇太后得到兒子去世的噩耗后悲痛萬分,她在嘴里不停地念叨著:“皇帝果然殺了我的兒子!皇帝果然殺了我的兒子!”劉啟得到消息后也非常不安,他不清楚是自己沒有滿足弟弟長期留在長安的請求才導致他死去的,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但母親的悲哀是實實在在的,她最喜歡的兒子在她之前離開人世,這對老人來說是最大的不幸和痛苦。

  為了減輕老人的悲傷,劉啟找來姐姐長公主商量辦法。長公主的意見是把梁國分成五份,分別封給劉武的五個兒子,這樣母親就會放心的。于是劉啟把梁王的五個兒子全部封王,劉買為梁王,劉明為濟川王,劉彭離為濟東王,劉定為山陽王,劉不識為濟陰王,同時還給劉武的五個女兒也都分封了湯沐邑。當劉啟把這個決定告訴竇太后時,竇太后才止住悲傷,略為高興了起來。

  劉啟的這種做法正是當年賈誼提出來的設想,賈誼當年的想法就是對大的諸侯國等到諸侯王去世后,將大國劃分成小國分封給他們的兒子。這樣可從根本上解決了大諸侯國對朝廷的威脅,比晁錯強行削藩的舉措要溫和得多。可惜賈誼死后若干年,他的這一設想才逐步得到了實施。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