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高層速遞當前位置:首頁 > 政法資訊 > 高層速遞

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司法責任制實施意見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作者: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責任制實施意見(試行)》(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將自2017年8月1日起施行。

  據了解,為貫徹落實中央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在歸納總結地方法院改革經驗的基礎上,結合最高人民法院職能定位和工作實際,制定了該《實施意見》。《實施意見》包括4個部分共73條,對最高人民法院推行司法責任制的基本原則、審判組織與審判人員、審判流程、審判監督與管理等內容作出系統、全面、具有操作性的規定。

  據介紹,《實施意見》緊扣“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改革主題,全面貫徹中央關于司法體制改革作出的各項工作部署,切實推進立案登記制、人員分類管理、完善審判權運行機制、深化審判委員會制度改革、加強院庭長辦案、健全法官辦案業績評價體系等一系列重大改革舉措。《實施意見》進一步明確了各類審判組織與人員的職責清單,全面規定合議庭和審判團隊、專業法官會議、賠償委員會、審判委員會等組織的基本設置和職能定位,明確規定院庭長的審判監督與管理職責清單;進一步細化審判權運行的各個流程節點,對案件的收案、立案、分案、庭審、送達等全部環節作出細化規定。

  《實施意見》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實行合議庭辦案責任制,為最高人民法院本部各審判業務庭室合議庭配備適當數量的法官助理和書記員,在巡回法庭則以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1+1+1”的模式配置審判團隊。《實施意見》明確,合議庭原則上隨機產生,也可以根據專業化審判需要組成相對固定的合議庭,同時要求相對固定的合議庭和審判團隊人員應當定期交流,期限一般為2年,最長不超過5年。

  《實施意見》對最高人民法院院庭長的辦案類型進行規定,包括重大、疑難、復雜、新類型及具有指導意義的案件;經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在本院適用二審程序、審判監督程序、國家賠償監督程序審理的案件;對本院生效案件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國家賠償監督程序進行再審、重新審理的案件等。

  為進一步統一裁判尺度,《實施意見》新創設了類案與關聯案件檢索機制,明確承辦法官在審理案件時,應當依托辦案平臺、檔案系統、中國裁判文書網、法信、智審等,對最高人民法院已經審結或正在審理的類案與關聯案件進行全面檢索,制作檢索報告,并分情形作出處理:擬作出的裁判結果與本院同類生效案件裁判尺度一致的,經合議庭評議后即可制作、簽署裁判文書;擬作出的裁判結果將形成新的裁判尺度的,由院庭長決定或建議提交專業法官會議、審判委員會討論;對擬作出的裁判結果將改變本院同類生效案件裁判尺度的,應當按程序提交專業法官會議、審判委員會討論;如發現本院同類生效案件裁判尺度存在重大差異的,應層報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

  《實施意見》明確,最高人民法院各審判業務庭室在本部門范圍內召集專業法官會議,專業法官會議討論案件的范圍包括:合議庭處理意見分歧較大的案件;重大、疑難、復雜、新類型案件;請示案件;合議庭擬作出裁判結果與本院同類生效案件裁判尺度不一致的案件;院庭長按照審判監督管理權限決定提交討論的案件;擬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的案件;合議庭少數意見堅持認為需要提請討論并經庭長同意的案件等。擬討論案件涉及交叉領域的,可邀請相關專業審判領域的資深法官參與討論,專業法官會議形成的意見供合議庭參考。

  《實施意見》嚴格限定了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案件的范圍,明確規定審判委員會僅討論決定涉及國家利益、社會穩定的重大復雜案件等8類案件及有關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并要求討論案件聚焦統一裁判尺度和法律適用問題。為落實司法公開原則,《實施意見》還規定,除法律明確不予公開的情形外,審判委員會對案件的處理決定和理由應當在裁判文書中公開。

  為嚴格落實“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改革要求,《實施意見》堅持“放權放到位”,落實法官主體地位,對擬作出的裁判結果與本院同類生效案件裁判尺度一致的案件,規定承辦法官在合議庭評議中作出說明后即可制作、簽署裁判文書;裁判文書由承辦法官、合議庭其他法官、審判長依次簽署,審判長作為承辦法官的,由審判長最后簽署;院庭長對未直接參加審理案件的裁判文書不再審核簽發,也不得以口頭指示、旁聽合議、文書送閱等方式變相審批案件。

  《實施意見》對審判委員會、院庭長的審判監督管理職責也作出細化規定,要求對可能影響社會穩定、疑難復雜且有重大社會影響、與本院類案判決可能發生沖突以及反映法官有違法審判行為等特殊案件,院庭長要強化審判監督管理職責;規范采取、變更、解除保全措施,先于執行,回避,拘傳、拘留、罰款,采取、變更刑事強制措施等程序性事項的審批管理權限;明確扣除、延長、中止、重新計算案件審理期限的審批決定權限;規定院庭長組織開展案件評查、督促案件審理進度等審判監督管理職責。

  據了解,《實施意見》還明確了隨機分案為主、指定分案為輔的案件分配制度,除重大、疑難、復雜、新類型及具有指導意義的案件,當事人、案由等信息相同或者高度相似的案件,以及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審的案件外,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其他所有案件一律實行隨機分配。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