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高層速遞當前位置:首頁 > 政法資訊 > 高層速遞

最高檢主筆全面解讀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新標準
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作者:

  一、新舊對照

  2017年4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的補充規定》的通知,對15種罪名進行了增改。下面是新舊對照:其中紅色字體為新條文,黑色字體為舊條文。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以下簡稱《立案追訴標準(一)》)

  新舊條文對照

  在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十五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十五條之一:

  第十五條  [消防責任事故案(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違反消防管理法規,經消防監督機構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絕執行,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

  (二)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五十萬元以上的;

  (三)造成森林火災,過火有林地面積二公頃以上,或者過火疏林地、灌木林地、未成林地、苗圃地面積四公頃以上的;

  (四)其他造成嚴重后果的情形。

  第十五條之一:[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一)]在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導致事故后果擴大,增加死亡一人以上,或者增加重傷三人以上,或者增加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二)實施下列行為之一,致使不能及時有效開展事故搶救的:

  1.決定不報、遲報、謊報事故情況或者指使、串通有關人員不報、遲報、謊報事故情況的;

  2.在事故搶救期間擅離職守或者逃匿的;

  3.偽造、破壞事故現場,或者轉移、藏匿、毀滅遇難人員尸體,或者轉移、藏匿受傷人員的;

  4.毀滅、偽造、隱匿與事故有關的圖紙、記錄、計算機數據等資料以及其他證據的;

  (三)其他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情節嚴重的情形。

  本條規定的“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是指負有組織、指揮或者管理職責的負責人、管理人員、實際控制人、投資人,以及其他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十七條修改為:

  第十七條[生產、銷售假藥案(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生產、銷售假藥的,應予立案追訴。但銷售少量根據民間傳統配方私自加工的藥品,或者銷售少量未經批準進口的國外、境外藥品,沒有造成他人傷害后果或者延誤診治,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除外。

  以生產、銷售假藥為目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本條規定的“生產”:

  (一)合成、精制、提取、儲存、加工炮制藥品原料的;

  (二)將藥品原料、輔料、包裝材料制成成品過程中,進行配料、混合、制劑、儲存、包裝的;

  (三)印制包裝材料、標簽、說明書的。

  醫療機構、醫療機構工作人員明知是假藥而有償提供給他人使用,或者為出售而購買、儲存的,屬于本條規定的“銷售”。

  本條規定的“假藥”,是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的規定屬于假藥和按假藥處理的藥品、非藥品。是否屬于假藥難以確定的,可以根據地市級以上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出具的認定意見等相關材料進行認定。必要時,可以委托省級以上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設置或者確定的藥品檢驗機構進行檢驗。

  舊條文

  第十七條  [生產、銷售假藥案(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生產(包括配制)、銷售假藥,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含有超標準的有毒有害物質的;

  (二)不含所標明的有效成份,可能貽誤診治的;

  (三)所標明的適應癥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規定范圍,可能造成貽誤診治的;

  (四)缺乏所標明的急救必需的有效成份的;

  (五)其他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或者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的情形。

  本條規定的“假藥”,是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的規定屬于假藥和按假藥處理的藥品、非藥品。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十九條修改為:

  第十九條[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案(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生產、銷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食品含有嚴重超出標準限量的致病性微生物、農藥殘留、獸藥殘留、重金屬、污染物質以及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的;

  (二)屬于病死、死因不明或者檢驗檢疫不合格的畜、禽、獸、水產動物及其肉類、肉類制品的;

  (三)屬于國家為防控疾病等特殊需要明令禁止生產、銷售的食品的;

  (四)嬰幼兒食品中生長發育所需營養成分嚴重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

  (五)其他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嚴重食源性疾病的情形。

  在食品加工、銷售、運輸、貯存等過程中,違反食品安全標準,超限量或者超范圍濫用食品添加劑,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的,應予立案追訴。

  在食用農產品種植、養殖、銷售、運輸、貯存等過程中,違反食品安全標準,超限量或者超范圍濫用添加劑、農藥、獸藥等,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的,應予立案追訴。

  舊條文

  第十九條  [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案(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含有可能導致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患的超標準的有害細菌的;

  (二)含有可能導致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患的超標準的其他污染物的。

  本條規定的“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由省級以上衛生行政部門確定的機構進行鑒定。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二十條修改為:

  第二十條[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應予立案追訴。

  在食品加工、銷售、運輸、貯存等過程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的,應予立案追訴。

  在食用農產品種植、養殖、銷售、運輸、貯存等過程中,使用禁用農藥、獸藥等禁用物質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質的,應予立案追訴。

  在保健食品或者其他食品中非法添加國家禁用藥物等有毒、有害物質的,應予立案追訴。

  下列物質應當認定為本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一)法律、法規禁止在食品生產經營活動中添加、使用的物質;

  (二)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所列物質;

  (三)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告禁止使用的農藥、獸藥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質;

  (四)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

  舊條文

  第二十條  [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應予立案追訴。

  使用鹽酸克侖特羅(俗稱“瘦肉精”)等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使用的藥品或者含有該類藥品的飼料養殖供人食用的動物,或者銷售明知是使用該類藥品或者含有該類藥品的飼料養殖的供人食用的動物的,應予立案追訴。

  明知是使用鹽酸克侖特羅等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使用的藥品或者含有該類藥品的飼料養殖的供人食用的動物,而提供屠宰等加工服務,或者銷售其制品的,應予立案追訴。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二十八條修改為:

  第二十八條[強迫交易案(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服務或者接受服務,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被害人輕微傷的;

  (二)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二千元以上的;

  (三)強迫交易三次以上或者強迫三人以上交易的;

  (四)強迫交易數額一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二千元以上的;

  (五)強迫他人購買偽劣商品數額五千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一千元以上的;

  (六)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迫他人參與或者退出投標、拍賣,強迫他人轉讓或者收購公司、企業的股份、債券或者其他資產,強迫他人參與或者退出特定的經營活動,具有多次實施、手段惡劣、造成嚴重后果或者惡劣社會影響等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舊條文

  第二十八條  [強迫交易案(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服務或者強迫他人接受服務,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被害人輕微傷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二)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二千元以上的;

  (三)強迫交易三次以上或者強迫三人以上交易的;

  (四)強迫交易數額一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二千元以上的;

  (五)強迫他人購買偽劣商品數額五千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一千元以上的;

  (六)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三十一條修改為:

  第三十一條[強迫勞動案(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以暴力、威脅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強迫他人勞動的,應予立案追訴。

  明知他人以暴力、威脅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強迫他人勞動,為其招募、運送人員或者有其他協助強迫他人勞動行為的,應予立案追訴。

  舊條文

  第三十一條  [強迫職工勞動案(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用人單位違反勞動管理法規,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強迫職工勞動,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強迫他人勞動,造成人員傷亡或者患職業病的;

  (二)采用毆打、脅迫、扣發工資、扣留身份證件等手段限制人身自由,強迫他人勞動的;

  (三)強迫婦女從事井下勞動、國家規定的第四級體力勞動強度的勞動或者其他禁忌從事的勞動,或者強迫處于經期、孕期和哺乳期婦女從事國家規定的第三級體力勞動強度以上的勞動或者其他禁忌從事的勞動的;

  (四)強迫已滿十六周歲未滿十八周歲的未成年人從事國家規定的第四級體力勞動強度的勞動,或者從事高空、井下勞動,或者在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等危險環境下從事勞動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三十四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三十四條之一:

  第三十四條  [破壞生產經營案(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由于泄憤報復或者其他個人目的,毀壞機器設備、殘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壞生產經營,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公私財物損失五千元以上的;

  (二)破壞生產經營三次以上的;

  (三)糾集三人以上公然破壞生產經營的;

  (四)其他破壞生產經營應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

  第三十四條之一:[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之一)]以轉移財產、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拒不支付一名勞動者三個月以上的勞動報酬且數額在五千元至二萬元以上的;

  (二)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且數額累計在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的。

  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尚未造成嚴重后果,在刑事立案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并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可以不予立案追訴。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三十七條修改為:

  第三十七條[尋釁滋事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隨意毆打他人,破壞社會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致一人以上輕傷或者二人以上輕微傷的;

  (二)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三)多次隨意毆打他人的;

  (四)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的;

  (五)隨意毆打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六)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七)其他情節惡劣的情形。

  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破壞社會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多次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二)持兇器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的;

  (三)追逐、攔截、辱罵、恐嚇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五)嚴重影響他人的工作、生活、生產、經營的;

  (六)其他情節惡劣的情形。

  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破壞社會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強拿硬要公私財物價值一千元以上,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以上的;

  (二)多次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精神病人、殘疾人、流浪乞討人員、老年人、孕婦、未成年人的財物,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殺等嚴重后果的;

  (五)嚴重影響他人的工作、生活、生產、經營的;

  (六)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在車站、碼頭、機場、醫院、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或者其他公共場所起哄鬧事,應當根據公共場所的性質、公共活動的重要程度、公共場所的人數、起哄鬧事的時間、公共場所受影響的范圍與程度等因素,綜合判斷是否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

  舊條文

  第三十七條  [尋釁滋事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尋釁滋事,破壞社會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隨意毆打他人造成他人身體傷害、持械隨意毆打他人或者具有其他惡劣情節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嚴重影響他人正常工作、生產、生活,或者造成他人精神失常、自殺或者具有其他惡劣情節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以上,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三次以上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五十九條修改為:

  第五十九條 [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條)]違反有關動植物防疫、檢疫的國家規定,引起重大動植物疫情的,應予立案追訴。

  違反有關動植物防疫、檢疫的國家規定,有引起重大動植物疫情危險,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非法處置疫區內易感動物或者其產品,貨值金額五萬元以上的;

  (二)非法處置因動植物防疫、檢疫需要被依法處理的動植物或者其產品,貨值金額二萬元以上的;

  (三)非法調運、生產、經營感染重大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的林木種子、苗木等繁殖材料或者森林植物產品的;

  (四)輸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規定的禁止進境物逃避檢疫,或者對特許進境的禁止進境物未有效控制與處置,導致其逃逸、擴散的;

  (五)進境動植物及其產品檢出有引起重大動植物疫情危險的動物疫病或者植物有害生物后,非法處置導致進境動植物及其產品流失的;

  (六)一年內攜帶或者寄遞《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攜帶、郵寄進境的動植物及其產品名錄》所列物品進境逃避檢疫兩次以上,或者竊取、搶奪、損毀、拋灑動植物檢疫機關截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攜帶、郵寄進境的動植物及其產品名錄》所列物品的;

  (七)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本條規定的“重大動植物疫情”,按照國家行政主管部門的有關規定認定。

  舊條文

  第五十九條  [逃避動植物檢疫案(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條)]違反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的規定,逃避動植物檢疫,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造成國家規定的《進境動物一、二類傳染病、寄生蟲病名錄》中所列的動物疫病傳入或者對農、牧、漁業生產以及人體健康、公共安全造成嚴重危害的其他動物疫病在國內暴發流行的;

  (二)造成國家規定的《進境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名錄》中所列的有害生物傳入或者對農、林業生產、生態環境以及人體健康有嚴重危害的其他有害生物在國內傳播擴散的。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六十條修改為:

  第六十條[污染環境案(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

  (三)排放、傾倒、處置含鉛、汞、鎘、鉻、砷、鉈、銻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三倍以上的;

  (四)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

  (五)通過暗管、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灌注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

  (六)二年內曾因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受過兩次以上行政處罰,又實施前列行為的;

  (七)重點排污單位篡改、偽造自動監測數據或者干擾自動監測設施,排放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

  (八)違法減少防治污染設施運行支出一百萬元以上的;

  (九)違法所得或者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的;

  (十)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

  (十一)致使鄉鎮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取水中斷十二小時以上的;

  (十二)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十畝以上,其他土地二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十三)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十四)致使疏散、轉移群眾五千人以上的;

  (十五)致使三十人以上中毒的;

  (十六)致使三人以上輕傷、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

  (十七)致使一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

  (十八)其他嚴重污染環境的情形。

  本條規定的“有毒物質”,包括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者根據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鑒別標準和鑒別方法認定的具有危險特性的廢物,《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附件所列物質,含重金屬的污染物,以及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污染環境的物質。

  本條規定的“非法處置危險廢物”,包括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以營利為目的,從危險廢物中提取物質作為原材料或者燃料,并具有超標排放污染物、非法傾倒污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污染情形的行為。

  本條規定的“重點排污單位”,是指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依法確定的應當安裝、使用污染物排放自動監測設備的重點監控企業及其他單位。

  本條規定的“公私財產損失”,包括直接造成財產損毀、減少的實際價值,為防止污染擴大、消除污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產生的費用,以及處置突發環境事件的應急監測費用。

  本條規定的“生態環境損害”,包括生態環境修復費用,生態環境修復期間服務功能的損失和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以及其他必要合理費用。

  本條規定的“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是指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或者超出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經營范圍。

  舊條文

  第六十條  [重大環境污染事故案(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違反國家規定,向土地、水體、大氣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危險廢物,造成重大環境污染事故,涉嫌下列情形之一,應予立案追訴:

  (一)致使公私財產損失三十萬元以上的;

  (二)致使基本農田、防護林地、特種用途林地五畝以上,其他農用地十畝以上,其它土地二十畝以上基本功能喪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壞的;

  (三)致使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死亡五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樹死亡二千五百株以上的;

  (四)致使一人以上死亡、三人以上重傷、十人以上輕傷,或者一人以上重傷并且五人以上輕傷的;

  (五)致使傳染病發生、流行或者人員中毒達到《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中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分級Ⅲ級以上情形,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

  (六)其他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的嚴重后果的情形。

  本條和本規定第六十二條規定的“公私財產損失”,包括污染環境直接造成的財產損毀、減少的實際價值,為防止污染擴散以及消除污染而采取的必要的、合理的措施而發生的費用。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六十八條修改為:

  第六十八條 [非法采礦案(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條第一款)]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或者擅自進入國家規劃礦區、對國民經濟具有重要價值的礦區和他人礦區范圍采礦,或者擅自開采國家規定實行保護性開采的特定礦種,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開采的礦產品價值或者造成礦產資源破壞的價值在十萬元至三十萬元以上的;

  (二)在國家規劃礦區、對國民經濟具有重要價值的礦區采礦,開采國家規定實行保護性開采的特定礦種,或者在禁采區、禁采期內采礦,開采的礦產品價值或者造成礦產資源破壞的價值在五萬元至十五萬元以上的;

  (三)二年內曾因非法采礦受過兩次以上行政處罰,又實施非法采礦行為的;

  (四)造成生態環境嚴重損害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在河道管理范圍內采砂,依據相關規定應當辦理河道采砂許可證而未取得河道采砂許可證,或者應當辦理河道采砂許可證和采礦許可證,既未取得河道采砂許可證又未取得采礦許可證,具有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嚴重影響河勢穩定危害防洪安全的,應予立案追訴。

  采挖海砂,未取得海砂開采海域使用權證且未取得采礦許可證,具有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造成海岸線嚴重破壞的,應予立案追訴。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本條規定的“未取得采礦許可證”:

  (一)無許可證的;

  (二)許可證被注銷、吊銷、撤銷的;

  (三)超越許可證規定的礦區范圍或者開采范圍的;

  (四)超出許可證規定的礦種的(共生、伴生礦種除外);

  (五)其他未取得許可證的情形。

  多次非法采礦構成犯罪,依法應當追訴的,或者二年內多次非法采礦未經處理的,價值數額累計計算。

  非法開采的礦產品價值,根據銷贓數額認定;無銷贓數額,銷贓數額難以查證,或者根據銷贓數額認定明顯不合理的,根據礦產品價格和數量認定。

  礦產品價值難以確定的,依據價格認證機構,省級以上人民政府國土資源、水行政、海洋等主管部門,或者國務院水行政主管部門在國家確定的重要江河、湖泊設立的流域管理機構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

  舊條文

  第六十八條  [非法采礦案(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條第一款)]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的,或者擅自進入國家規劃礦區、對國民經濟具有重要價值的礦區和他人礦區范圍采礦的,或者擅自開采國家規定實行保護性開采的特定礦種,經責令停止開采后拒不停止開采,造成礦產資源破壞的價值數額在五萬至十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本條規定的“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

  (一)無采礦許可證開采礦產資源的;

  (二)采礦許可證被注銷、吊銷后繼續開采礦產資源的;

  (三)超越采礦許可證規定的礦區范圍開采礦產資源的;

  (四)未按采礦許可證規定的礦種開采礦產資源的(共生、伴生礦種除外);

  (五)其他未取得采礦許可證開采礦產資源的情形。

  在采礦許可證被依法暫扣期間擅自開采的,視為本條規定的“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

  造成礦產資源破壞的價值數額,由省級以上地質礦產主管部門出具鑒定結論,經查證屬實后予以認定。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七十七條修改為:

  第七十七條 [協助組織賣淫案(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四款)]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幫助招募、運送、培訓人員三人以上,或者充當保鏢、打手、管賬人等,起幫助作用的,應予立案追訴。

  舊條文

  第七十七條  [協助組織賣淫案(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三款)]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充當保鏢、打手、管賬人等,起幫助作用的,應予立案追訴。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八十一條刪除。

  舊條文

  第八十一條  [嫖宿幼女案(刑法第三百六十條第二款)]行為人知道被害人是或者可能是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而嫖宿的,應予立案追訴。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九十四條修改為:

  第九十四條[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案(刑法第三百七十五條第二款)]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非法生產、買賣成套制式服裝三十套以上,或者非成套制式服裝一百件以上的;

  (二)非法生產、買賣帽徽、領花、臂章等標志服飾合計一百件(副)以上的;

  (三)非法經營數額二萬元以上的;

  (四)違法所得數額五千元以上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買賣仿制的現行裝備的武裝部隊制式服裝,情節嚴重的,應予立案追訴。

  在《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九十四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九十四條之一:

  第九十四條之一:[偽造、盜竊、買賣、非法提供、非法使用武裝部隊專用標志案(刑法第三百七十五條第三款)]偽造、盜竊、買賣或者非法提供、使用武裝部隊車輛號牌等專用標志,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偽造、盜竊、買賣或者非法提供、使用武裝部隊軍以上領導機關車輛號牌一副以上或者其他車輛號牌三副以上的;

  (二)非法提供、使用軍以上領導機關車輛號牌之外的其他車輛號牌累計六個月以上的;

  (三)偽造、盜竊、買賣或者非法提供、使用軍徽、軍旗、軍種符號或者其他軍用標志合計一百件(副)以上的;

  (四)造成嚴重后果或者惡劣影響的。

  盜竊、買賣、提供、使用偽造、變造的武裝部隊車輛號牌等專用標志,情節嚴重的,應予立案追訴。

  舊條文

  第九十四條  [非法生產、買賣軍用標志案(刑法第三百七十五條第二款)]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車輛號牌等軍用標志,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成套制式服裝三十套以上,或者非成套制式服裝一百件以上的;

  (二)軍徽、軍旗、肩章、星徽、帽徽、軍種符號或者其他軍用標志單種或者合計一百件以上的;

  (三)軍以上領導機關專用車輛號牌一副以上或者其他軍用車輛號牌三副以上的;

  (四)非法經營數額五千元以上,或者非法獲利一千元以上的;

  (五)被他人利用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的;

  (六)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立案追訴標準(一)》第九十九條修改為:

  第九十九條[戰時拒絕軍事征收、征用案(刑法第三百八十一條)]戰時拒絕軍事征收、征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無正當理由拒絕軍事征收、征用三次以上的;

  (二)采取暴力、威脅、欺騙等手段拒絕軍事征收、征用的;

  (三)聯絡、煽動他人共同拒絕軍事征收、征用的;

  (四)拒絕重要軍事征收、征用,影響重要軍事任務完成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舊條文

  第九十九條  [戰時拒絕軍事征用案(刑法第三百八十一條)]戰時拒絕軍事征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無正當理由拒絕軍事征用三次以上的;

  (二)采取暴力、威脅、欺騙等手段拒絕軍事征用的;

  (三)聯絡、煽動他人共同拒絕軍事征用的;

  (四)拒絕重要軍事征用,影響重要軍事任務完成的;

  (五)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二、權威解讀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的補充規定》(下稱《補充規定》),經2017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六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4月27日印發執行。為促進規范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執法司法活動,提高辦案質量,現對《補充規定》解讀如下:

  《補充規定》的制定背景及簡要過程

  2008年6月2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印發了《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下稱《立案追訴標準(一)》),對公安機關治安部門管轄的97種刑事案件和消防部門管轄的2種刑事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作了規定,對于打擊犯罪、規范執法、強化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立案追訴標準(一)》執行近十年來,立法和司法實際遇到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一是刑法修正案(七)至刑法修正案(九)等相繼出臺,修改了相關刑法條文,需要根據新規定對相關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進行修改;二是《立案追訴標準(一)》下發后,公安機關治安部門管轄的刑事案件范圍有所增加,對積累了一定司法實踐經驗的治安案件,有必要明確立案追訴標準。

  為及時指導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和檢察機關審查逮捕、審查起訴活動,規范司法辦案,2016年初,最高檢法律政策研究室和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共同啟動《補充規定》研究制定工作。6月,起草了初稿,征求了地方檢察機關和公安機關的意見;在深入調研論證的基礎上,修改形成《補充規定》征求意見稿,征求了中央軍委法制局、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刑法室、最高法研究室的意見。7月,召開專家論證會,聽取有關專家學者的意見。就有關問題補充征求了司法部的意見,并請農業部、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林業局等單位提供了相關數據和案例材料,再次召開座談會,研究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立案追訴標準的問題。2017年初,最高檢研究室商公安部治安局,對《補充規定》進一步修改完善后,提交最高檢檢察委員會審議通過。

  《補充規定》制定時的幾點考慮

  《補充規定》是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的修改、補充和完善,與最高檢、公安部先前制發的幾個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文件一樣,是根據刑法制定的司法解釋性質文件,研究制定過程中,主要有以下幾點考慮:

  一是《補充規定》必須符合最新法律規定。應該對《立案追訴標準(一)》作哪些補充完善,是《補充規定》首先應當明確的問題。經多次與公安部治安局研究討論,確定《補充規定》的案件范圍應當根據刑法的修改情況而定。經梳理,《立案追訴標準(一)》施行后,涉及的刑法條文作了修改完善的共有21種案件,包括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生產、銷售假藥案,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案,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強迫交易案,強迫勞動案,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組織考試作弊案,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案,代替考試案,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案,組織、資助非法聚集案,尋釁滋事案,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污染環境案,非法采礦案,協助組織賣淫案,嫖宿幼女案,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案,偽造、盜竊、買賣、非法提供、非法使用武裝部隊專用標志案,戰時拒絕軍事征收、征用案。

  二是《補充規定》必須與司法解釋相協調。《補充規定》屬于司法解釋性質文件,不能與最高法、最高檢制定的司法解釋相沖突。因此,對于《補充規定》規定的罪案已經有相關司法解釋的,其立案追訴標準應當按照司法解釋規定的定罪標準確定。

  三是《補充規定》必須適應司法執法實際情況。《補充規定》最后明確了16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有5種案件沒有規定,即組織考試作弊案,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案,代替考試案,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案,組織、資助非法聚集案。主要考慮是:對于組織考試作弊案,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案和代替考試案這3種考試作弊類犯罪,“兩高”正在研究起草相關司法解釋;對于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案,組織、資助非法聚集案,這2種案件比較復雜,處理時政策性較強,實踐中可以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處理。

  重點條文解

  《補充規定》共16條,明確了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等15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單列1條,刪除了嫖宿幼女案的立案追訴標準。

  (一)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1條規定在《立案追訴標準(一)》第15條后增加1條作為第15條之一,參照《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相關規定,明確了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的立案追訴標準。

  (二)生產、銷售假藥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2條明確了生產、銷售假藥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141條第1款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17條作了四處修改:一是生產、銷售假藥罪由危險犯改為行為犯,其立案追訴標準直接修改為“生產、銷售假藥的應予立案追訴”;二是參照2014年11月“兩高”《關于辦理危害藥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明確了生產、銷售假藥罪可以出罪的情形;三是增加規定了“生產”和“銷售”的認定;四是修改了“假藥”的認定。

  (三)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3條明確了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143條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19條作了四處修改:一是參照2011年4月“兩高”《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五)》,修改了罪案名稱,將“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案”修改為“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案”;二是參照2013年5月“兩高”《關于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規定的定罪量刑標準,明確了應予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三是刪除了原規定的“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的認定;四是針對食品、食用農產品領域濫用添加劑等情況,增加規定了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

  (四)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4條明確了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144條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20條作了兩處修改:一是參照2013年5月“兩高”《關于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明確了食品、食用農產品和保健食品等領域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二是刪除了原規定的第2款、第3款關于使用鹽酸克侖特羅類藥品的規定。

  (五)強迫交易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5條明確了強迫交易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226條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28條作了修改,第1款沿用《立案追訴標準(一)》第28條的規定,對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務的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作出規定;第2款根據地方的建議和近年來查辦的強迫交易案件情況,從強迫投標拍賣,強迫轉讓收購股份債券資產,強迫特定經營活動的實施次數、手段程度、造成的后果和影響方面作出原則規定。

  (六)強迫勞動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6條明確了強迫勞動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244條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31條作了兩處修改:一是參照2011年4月“兩高”《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五)》,修改了罪案名稱,將“強迫職工勞動案”修改為“強迫勞動案”;二是刪除了原規定的應予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

  (七)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在《立案追訴標準(一)》第34條后增加1條作為第34條之一,明確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根據2013年1月最高法《關于審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增加規定)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增加的刑法第276條之一的規定,參照2013年1月最高法《關于審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列明了應予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

  (八)尋釁滋事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8條明確了尋釁滋事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293條的修改,刪除了《立案追訴標準(一)》第37條的規定,參照2013年5月“兩高”《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尋釁滋事應予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予以明確。

  (九)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9條明確了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七)對刑法第337條第1款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59條作了四處修改:一是修改了罪案名稱,將“逃避動植物檢疫案”修改為“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案”;二是刪除了原規定的“引起重大動植物疫情”應予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在第1款作出原則性規定;三是明確了引起重大動植物疫情危險,情節嚴重的具體情形;四是明確了“重大動植物疫情”按照國家行政主管部門的有關規定確定。

  (十)污染環境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10條明確了污染環境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338條的修改,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60條作了四處修改:一是參照2011年4月“兩高”《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五)》,修改了罪案名稱,將“重大環境污染事故案”修改為“污染環境案”;二是刪除原規定的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根據2016年12月“兩高”《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重新規定18項立案追訴的具體情形;三是修改了原規定對“公私財產損失”的認定;四是增加規定了對“有毒物質”“非法處置危險廢物”“重點排污單位”“生態環境損害”“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認定。

  (十一)非法采礦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11條明確了非法采礦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343條第1款的修改,本條第1款刪除了《立案追訴標準(一)》原規定的經責令停止開采后拒不停止開采,造成礦產資源破壞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并參照2016年11月“兩高”《關于辦理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具體列舉了擅自采礦應予立案追訴的五種情形。另外,本條第2款、第3款進一步規定了在河道管理范圍內采砂和采挖海砂以非法采礦罪定罪,應予立案追訴的情形;第4款規定了認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的五種具體情形;第5款規定了非法采礦犯罪數額的累計計算;第6款、第7款明確了非法開采的礦產品價值的認定。

  (十二)協助組織賣淫案的立案追訴標準。《補充規定》第12條明確了協助組織賣淫案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對刑法第358條第3款的修改,本條對《立案追訴標準(一)》第77條作了三處修改:一是將罪案援引的法條“刑法第358條第3款”修改為“刑法第358條第4款”;二是刪除了原立案追訴標準,規定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幫助招募、運送、培訓人員三人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三是增加規定,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充當保鏢、打手、管賬人等起幫助作用的,應予立案追訴。

  此外,《補充規定》根據刑法的修改,還明確了非法生產、買賣武裝部隊制式服裝案,偽造、盜竊、買賣、非法提供、非法使用武裝部隊專用標志案,戰時拒絕軍事征收、征用案的立案追訴標準,刪除了嫖宿幼女案的立案追訴標準。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